懋生

Les étoiles

我爱你,老惠头。清喜的水泽。一本书。热气。

路生,要懋生。
懋生,你真贱。路生冷着脸。
懋生愣住了。她突然感到闷得慌,迫切的想透口气,可是怎么也缓不过来,她感觉自己的眼眶在积蓄着几年来都没有的东西。
她轻轻靠在路生的身上。努力想把那陌生的液体逼回去,路生的身体僵了一下,他感受到了懋生的颤抖,还有冰凉的液体由他的脖子流进了他的毛衣。
懋生哭了。路生以为懋生不属于悲伤。他错了。     

真正悲哀不在于大悲,而在于无时无刻让人心寒的却无法言语